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爱,真的是无奈

发布时间:2019-09-14 05:59:48
张峰醉了,醉的一塌糊涂。
最近张峰经常醉,一醉他就哭,哭的很伤心。朋友们很纳闷为什么海量的他现在却是这个样子,当然,除了张峰自己知道外,恐怕只有雯知道了……。
和雯重逢是在一年前的圣诞夜。那天,老同学们聚会,张峰一下班就匆匆收拾了一下,然后赶往城北的那家“解放区”酒吧。
有好长时间没和这帮高中时的同学聚会了吧,还挺想他们的!张峰自己在心里嘀咕着。想着马上要和这些十年前就非常要好的哥们见面,他的心说不出的高兴,多天来的郁闷也没有了。
张峰最近正在和老婆闹别扭,而闹别扭的原因很简单,老婆不愿意和张峰的父母住在一起。可是,自己是独生子,难道还要把父母赶回原来那个冷清的家吗?于是,张峰第一次的打了老婆,因为她闹的实在不象话!
车停在了酒吧门口,早就在门口等着的 眼尖,他看见张峰就叫了起来,“哎,伙计,你小子可是迟到了啊,害的我们好等!”张峰笑笑,他快步走过去, 神秘的在他耳朵边说:“告诉你,里面有人等你等的心已碎……”张峰知道这小子嘴里总是没有正经的,也没在意的就进了酒吧。
酒吧里飘荡着悠扬的萨克司曲,今天这里是被他们整个包了下来,为的就是玩的开心玩的自在。那些当年的老朋友见到张峰,一个个的都走上来和他打着招呼,看着那些熟悉和略显陌生的脸,张峰的心快乐的要喊叫。
张峰的眼光扫向酒吧东边的长青藤下,蓦地,他的心一震,是她?!真的是她!张峰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可是,确实是,她已经笑着向张峰走来,那身影是那样的熟悉,那样的难忘。
“张峰,你过的好吗?”雯走到张峰的面前,她向张峰伸出了手。
“我……我很好,……你呢?”张峰不知道自己什么回事,话也不会好好说了,他慌乱的握住了雯的手,心里突然的一紧,涩涩的感觉涌上心头。
雯低下头,没有说话,等她再抬起头时,眼眶中是盈盈的泪花。
“我吗?我过的还好吧……。”雯的语气还是那种让人心痛的幽怨。
的喊声远远的传过来:“哎,我说你们俩怎么回事,在那里说什么悄悄话啊,快来快来,酒宴马上开始啦……”
张峰拍了拍雯的肩膀,他们向酒桌走去。
同学们兴奋的互相问讯着各自毕业以后的生活,回忆着过去那难忘的岁月,气氛热闹极了。不知道是谁提议,大家唱起了当年的班歌,那熟悉的旋律响彻在酒吧内,张峰的心马上回到了过去的岁月,他想起了和雯的从前……。
雯是那种很文静的女孩,话很少,也特别的爱害羞。
记得第一次在高三重点班自我介绍时,雯是梳了个长头发,很自然很随意的长头发,她说话的时候,声音小小的,头也是微低的,让人看不清楚她的眉眼。当时,张峰只是感觉这个女孩子好害羞哦,心里居然微微的泛起要保护她的感觉。
后来的时光里,张峰和雯成了好朋友,他们互相把对方假设为对手,每天在功课上较劲,探讨一些先进的学习方法,在累了的时候,也在黑板上写一些流行歌曲,然后他们就在那里唱。
每天的训练完毕,他们会一起去吃饭,张峰请雯。雯总是悄悄的笑,张峰会在她笑的时候痴痴的看她的眉,看她的眼,看她的鼻子,看她的嘴……。
雯发现张峰看她的时候,总是满脸的红晕,然后说一声:“你坏!”
那年的圣诞节,天下着雪。
好美的雪啊,似阳春的杨花,象三月的柳絮,就那样飘飘洒洒,漫天遍野。放眼看,一片银装素裹,好个雪景!
同学们兴奋的喊起来,雯也开心的大喊,张峰很少看雯这样兴奋过。于是,他提议去公园赏雪景,雯高兴的跳起来,她答应了!
那天的雯,穿了一件红色的羽绒服,在雪地里显的那样的漂亮。走过一棵松树的时候,张峰突然想和她开个玩笑,于是,他猛蹬了树身一下,顿时,树上的积雪扑簌簌的都落在了雯的身上,张峰大笑着跑开,雯就在后面追。他们的笑声飘荡在那个小树林里。
那天的他们玩的真开心啊,打雪仗,堆雪人……。一直到了夜色降临了,张峰和雯才发觉该回学校了。
在公园那昏黄的路灯下,张峰发现雯前所未有的美丽!她的脸上焕发着一种让他心动的魅力,张峰突然很冲动的把她拉进自己的怀抱,雯吓了一跳,可她没有挣拖,就那样静静地任张峰抱着她。他们就站在雪地里,互相深情的看着对方,张峰的心里有种甜蜜的慌乱,“我的雯!我终于抱着我的雯了!”他压抑不住自己的激动,把自己的吻深深的压在了她的唇上。
那天他们回去的很晚。那个冬季的雪天也深深的印在了张峰的脑海。
接下来的日子,他们狂热的相爱了。那是甜蜜的回忆,当然也是心痛的回忆......
和雯的分手很无奈也很简单,她走了,考到了外地的一所大学,而张峰,也考到了另一个遥远的城市上大学,那时候的恋爱有好多都是这样分手的吧,无奈而稚嫩的爱。

这时,张峰的手机响了,显示屏上显示着丈母娘家的号码。
张峰走出包间,来到长青藤下的秋千架旁接起了电话。
“喂,是小峰吧?我是妈妈啊,哎,你们这些孩子啊,怎么总是让大人放不下心呢?不就是吵了两句嘴吗?我已经狠狠地骂了阿红了,她也认错了,马上就元旦了,我看你们就和好了吧,啊,你今天晚上来把她接回去吧!啊,我让阿红和你说话啊。”丈母娘快人快语的说着,张峰的脑子清醒了许多。电话里传来妻子阿红的哭泣,张峰的心软了,毕竟是自己的老婆,是自己相亲相爱的人啊。
“好了,你不用说了,我现在和同学在聚会,十点整我去接你回家,好吗?”张峰对仍在哭泣的妻子说,妻子止住了哭泣,答应了。
走出长青藤,张峰的心情突然很烦,他点燃了一支香烟,走出了酒吧。
外面好冷啊,正是严冬的夜,呼啸着放肆的风。今天见到雯,确实让张峰的心泛起波澜,他感觉雯生活的一定不幸福,这让他的心很不舒畅,毕竟初恋是最让人难忘的啊!
跑了出来,“这小子总是能找到我!”张峰恨恨的嘟囔着。
酒继续喝着,酒精麻醉着一切。张峰感觉那都是水,身边坐着的都是XXX骗子!骗子!!
他还是醉了,当然,妻子也没有去接,自己还是让 送回家的,回去的时候妻子已经在家了,她还给张峰洗了脚,她是爱他的。
第二天醒来,张峰和妻子在美好的清晨温存了一番,妻子又哭了,幸福的哭,她向张峰保证以后绝对好好孝敬自己的公婆,而张峰则搂着怀中的妻子,嘴里点燃了一棵烟,半天没有说话。
日子又开始正常的沿着轨道进行。
转眼过了元旦,离过年越来越近了,到处洋溢着喜庆的气氛。突然有一天,张峰在办公室接了一个电话,而这个电话改变了张峰平静的生活。
电话是雯打来的,这让张峰多少有点惊讶。他记得自己并没有告诉雯电话号码,当然,有 和一帮同学,雯是不难打听到的。
雯在电话中约张峰下班出来坐坐,地点还是解放区酒吧,两人重逢的地方。张峰犹豫了一下,很快答应了。
张峰给妻子打了电话,说是晚上要加班,然后直奔酒吧而去。不知道为什么,张峰的心隐隐的有点激动,这是怎么了?他问自己。
进了酒吧,雯还是坐在长青藤下,那黑黑的眸子里藏不住的是淡淡的忧伤。他们要了两杯红酒,就在悠扬的萨克司音乐中开始了交谈。
“雯,说说你的近况好吗?”张峰盯着那双忧伤的眼睛,小心的问。
“有什么好说的呢?大学毕业后,我和单位的一个同事谈了恋爱,然后结婚,再然后离婚。”雯轻描淡写的说,她的手把玩着酒杯,眼睛茫然的看着旁边的长青藤。
张峰知道,雯一定有事情瞒着自己,她的心一定受到了很大的伤害。他不由的抓住了雯的手,“告诉我,到底怎么了?难道你还不对我隐瞒什么?我们是最好的朋友,以前是,现在也是,以后永远是!”
雯的手在张峰的手中颤抖,她哭了,泪水如决堤的河水般汹涌而出。张峰坐过去,他把雯轻轻地揽在怀里,就如大哥般的抚慰着雯。
良久,雯停止了哭泣,她告诉了自己的一切。原来,雯的丈夫在结婚后第二年下海经商,然后发了财,然后找了情人,再然后就抛弃了雯。
“混蛋!”张峰的拳头砸在吧台的玻璃面上,酒杯震动了几下。
夜深了,张峰和雯坐在酒吧,一杯接一杯的喝酒,雯的心情好了起来,心中的苦水倾诉出来,毕竟是轻松的。
雯最后还是喝多了,她嚷嚷着要回家。雯还住在图书馆旁边的那个家属楼,她父母原来的房子,现在父母都去了她哥哥所在的城市,房子是她一人住。张峰不放心她一人回去,于是,打了一辆出租车,张峰决定送雯回家。
车子行驶在去图书馆的路上,张峰的心很复杂。自己这算什么?为什么不对妻子说真相呢?为什么要骗她说自己加班呢?难道真的象朋友说的那样,夫妻间必须要有各自的隐私空间吗?
车到了家属院,张峰把雯搀下了车。雯娇小的身躯在酒醉后显得不再轻盈,张峰很吃力的把她扶上了三楼的家。从雯包里摸出钥匙,把她扶进屋,让她躺在床上,张峰去打了水,给雯擦了脸。雯喃喃的嘟囔着什么,她的泪还挂在腮边。张峰又想起了当年两人分手的那个晚上,那晚,雯就是这样的啊。
看看表,已经是夜里一点多了,张峰瞧瞧雯好象已经睡熟了,他起身准备回家。这时,和衣躺在床上的雯翻了下身,胳膊正好搭在张峰的身上,“峰,别走,陪陪我,好吗?”
雯的手臂紧紧的缠绕在张峰的身上,她嘴里还在呢喃着要张峰留下。张峰的血液一下子沸腾了,酒精也开始在体内燃烧,闻着雯身上那曾经熟悉的气息,感受着她手臂上传来的热度,张峰的脑子晕了,他感到口渴。
张峰低下头,他想吻那红红的唇,曾经,在无风的夜里,站在那月光中,自己是那么狂热的吻过这红红的唇!今天,她又躺在自己的怀中了,她在期待自己去吻她!张峰全身都在发热,他简直要疯了。
浑身发热的张峰想把领带去下来,他挣开雯的手臂,站起来去解领带。他突然想起这领带是他和妻子结婚一周年时妻子买给他的,而自己手腕上的手表也是在结婚时妻子买给他的!“妻子,阿红!那个自己深深爱过而且也深深爱着自己的女人,她漂亮,就是有点任性,可那正是她的可爱啊!不!不!!阿红已经怀了自己的孩子,她前天刚去医院做了化验,那是爱的结晶啊!!!”张峰发热的头脑一下子清醒了许多,“自己这是在干什么?!难道自己想去伤害两个女人的心吗?!真该死啊!!”张峰狠狠的骂自己,他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
雯还在床上用期盼的眼神看着张峰,张峰走过去,他帮雯盖上了被子。“雯,对不起,我现在已经是有妻子的人了,我不能伤害我的妻子,当然还有你!”张峰看着雯的眼睛,他一字一顿的说。
雯流泪了,她什么也没说,只是看着张峰走出了自己的家。
午夜的风好凉啊,张峰却感觉自己正需要这凉。
回到家,阿红已经睡了,看着睡梦中还在微笑的妻子,张峰的心感觉很充实。
就在和雯喝酒后的第二天上午,张峰在单位却遇到了麻烦。
这天一进单位,张峰发觉办公室的人都在窃窃私语,看见自己进去却都不说话了,但眼光却都在自己身上转,他知道,一定有什么事情发生。
张峰是一所中学的老师,他的同事中不乏多舌之人。原来在张峰送雯回家的时候,正好被他办公室的刘大姐遇到了,刘大姐的婆婆家就住在雯的楼下,那夜她给婆婆洗完衣服后无意中看到张峰搀扶着酒醉的女子。刘大姐本身就是一个爱管闲事的人,这看到自己的同事半夜进孤身女子的家,她更不会放过添油加醋的机会,于是,张峰深夜搂靓女的事情传的满学校都知道了。
张峰不知道该去找谁解释,相反他觉得不用去解释什么,自己没有做错事情,何必在意他们怎么说呢?
可张峰万万没有想到,阿红也听到了传言,他下班一回去,阿红正坐在卧室嘤嘤的哭。母亲狠狠的瞪了张峰一眼,去厨房做饭了。张峰赶紧进了卧室,关上门,问阿红怎么了。
“怎么了?你还问我?!我倒要问问,你昨天晚上到底干什么了!加班?我看你是去那个婊子家的床上去加班了吧!”阿红激动的骂着,张峰的心一下子沉了许多,他不相信自己的妻子居然也这样说他,而且这么粗俗的骂他和雯!
“我不想解释什么,如果你相信我,就不要听别人的!”张峰强压住自己的火气,平静的对妻子说。
“相信你?我还能相信你吗?如果真的没什么,你何必说你要加班呢?!”阿红振振有辞的问。
是啊,自己为什么要说加班呢?张峰真的感到解释不清楚了,他也不想解释了。“随便你吧,反正我没有做错什么!”
“什么?难道是我错了?我就知道你不是真心爱我,好,我走!你去找你的相好去吧!”阿红愤怒的甩手走了,张峰愣愣地站在那里,他不知道自己该怎样做。
母亲拦不住阿红,开始骂自己的儿子。张峰站在那里,脑子一片空白,难道自己真的错了吗?
晚上,雯打来了电话,说是要去西北的一个城市去工作,那里有她们公司的分理处,是她自己要求去的。雯在电话中幽幽的对张峰说,爱上他不是谁的错,让他忘了自己,忘了以前和现在,也不要去想什么明天!
张峰的心很乱,他不知道怎样和雯去说,明明没有什么的事情,为什么现在却这么复杂,难道这个世界上真的没有已婚男女间真正的友谊吗?对着话筒,张峰对雯只说了三个字:“对不起!”他不知道为什么说对不起,但他感觉只有这三个字适合现在说。
放下电话,张峰在母亲的催促下去了丈母娘家。丈母娘也把他狠狠的骂了一顿,然后在他的发誓保证下,阿红撅着小嘴跟他回了家。
日子一天天过去,阿红的肚子也一天比一天大,而张峰却经常去喝酒,他经常喝醉,每次醉了以后就哭,这让朋友们真的很纳闷,因为他原来根本不会醉,也根本不会哭。
而阿红则每次在他醉的时候,挺着大肚子给张峰擦脸洗脚,她是爱他的,他知道。

共 5 18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感情这东西,最是难言,是是非非,谁对谁错?本文几转几折,更加折射人生的无奈。【编辑:答微】
1 楼 文友: 2008-10-14 19:57: 1 爱是动人的,美丽的,也是伤感的,爱是永恒不变的话题也是最伟大的感情,问好作者
2 楼 文友: 2015-09-12 17: 2:54 写的真不错,祝创作愉快!宝宝口臭怎么办
成人尿不湿及护理垫
小孩小便黄
肢体麻木病人吃什么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