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武极魔圣 第四百二十三章事后

发布时间:2019-09-26 00:45:14

武极魔圣 第四百二十三章事后

“好了!你暂且退下吧!”秦明满脸颓废地叹了口气,而后转身坐回了椅子。

左副将眉头紧皱,迟疑道“那……”

秦明摆了摆手,摇头道“此事过些时日再说!”

见秦明的态度如此坚决,左副将也不好再说些什么,当即躬身退去。

偌大的厅堂内只有秦明一人在唉声叹气。

“陈师啊~!你究竟还有何事瞒着我!”

秦明只觉一阵头痛,不禁伸手揉着自己的脑门。

然而就在这时,厅堂上竟是忽地刮起一阵阴风,大门也在砰的一声下紧紧闭合

武极魔圣  第四百二十三章事后

秦明顿时一惊,连忙抬起头来,却是发现堂下竟静静地站立着一道身影。

“陈师?!!”秦明面色一变,噌得一下从椅子上弹起。

只见一身夜行衣的陈彦昌正面带异笑地站立在秦明的面前,负手而立。

“陈师,您这身打扮是作甚?”秦明面露惊疑地上下打量着陈彦昌。

陈彦昌只是微微一笑,却不说话。

“这么晚了,陈师可是有什么事?”

“怎么?明儿不欢迎为师?”陈彦昌微微冷笑着说道。

秦明的神色有些尴尬,连忙拱手相迎说道“怎么会?陈师请坐!”

“坐就免了!为师此次深夜前来是为徒儿解惑一二!”

“解惑?”秦明先是一愣。

“呵呵!我们师徒两个明人不说暗话,想来明儿的心里怕是有不少问题吧?”

秦明皱了皱眉,犹豫了片刻,而后问道“陈师今日为何会出现在那里?”

陈彦昌神色不变,淡淡地道“为了杀一个人!”

“杀谁?”

陈彦昌面色一沉,冷然道“沈家小儿!”

秦明顿时脸色大变。

见此,陈彦昌是呵呵一笑,然后轻声说道“他夜闯我们陈家,更是救走了地牢中的十一名犯人。你可知那些人一旦逃出我们陈家的地牢,会造成多么严重的后果?”

“大人一定不会饶恕我们的!到时候我们陈家可是要遭灭顶之灾呀!”

“大人?那是谁?”秦明惊疑着问道。

“他?呵呵!”陈彦昌摇了摇头面露苦笑,却是没有多说什么。

“你究竟是谁?”秦明朝后退了两步,脸上尽是警惕之色。

“我就是我,我就是曾经那个悉心教导你的恩师!”

秦明摇头说道“不,你不是!”

“跟你在一起的那三头魔兽究竟是什么东西?”

陈彦昌眉头一挑,淡淡地问道“你看出来了?”

秦明凝声问道“他们不是魔兽,是人类对么?”

陈彦昌顿时呵呵一笑。

“你跟他们究竟是什么关系?他们又是什么?”

“孩子!”

“老夫这一辈子从不后悔做了什么,包括你在内。直到现在老夫还一直认为你是我教导出来最得意的门生!”

“为师奉劝你一句,还是不要知道的为好,这对你我都有好处!”

秦明面色一阵凝重,双拳在衣袖中牢牢地紧握,体内的真气也是暗自涌动。

只见秦明摇了摇头,轻声道“您曾教导我说做事一定要凭良心。当我坐上这夷洲城的城主一职后就不得不为百姓谋事,而我现在就是在凭良心做事!”

“如果我没说错的话,能变成魔兽的三个家伙都是明月坛的人,对么?”

陈彦昌闻言丝毫也不吃惊,先是深深地看了秦明一眼,这才点点头。

“据说明月坛中强者无数,有四大特使八大护法。那三人便是晓月使者以及两大护法,可对?”

“没错!”陈彦昌点头道。

“那你呢?”

秦明的脸色很是难看,满腔的怒火好似要破体而出,使得他脖子上青筋暴突,面色一片涨红。

陈彦昌缓缓说道“我既不是四使之一,也不是什么护法。我是十二阵使之一……”

突然,原地失去了陈彦昌的身影。

待秦明反应过来之际,只觉腹下一阵剧痛袭来。那阵剧痛好似抽干了他全部力气,令他无力反抗。而眼前近在咫尺的那张老脸更是展露出一抹森然的狞笑。

“陈……陈师!你……你……”

陈彦昌缓缓朝后退了两步,冷笑道“为师奉劝过你,可你就不是听。既然你这么急着找死,为师就只好成全你了!”

秦明的面色一阵煞白,身形不稳地朝后退去,恰好跌坐在身后的椅子上。而他的腰腹上正插着一把明晃晃的匕首,鲜红的热液正顺着利刃喷射而出,洒了一地。

“你就安心的去吧,杀你的沈家小儿,为师定不会饶了他!”

陈彦昌掏出手绢,一脸淡定地擦拭着手上的血迹。

闻言,秦明满脸的悲愤,满是鲜血的嘴巴张了又张却是无力叫喊出声。他只觉自己的脑袋一阵发晕,手脚冰凉。然而就当他即将昏死的那一刹那,却是见那陈彦昌的背后悄然浮现出一道身影。

那人一袭黑袍,头戴黑色面具……

……

……

……

在广袤的元武大陆的某一角,翘首远远地望去,四周茫茫的群山,连绵起伏,竟是一眼也望不到底。

就在这深山之中,在某座大山的巨大的山洞内。在那犹如迷宫般的隧道中,时而有数名护卫巡逻而过。洞内的石壁上镶嵌着无数块璀璨的月玉珠,将这偌大的山洞照如白昼。

而就在山洞的另一边,那里尽是人工砌凿的痕迹,四周石像林立,墙壁上也尽是一些古怪而又色彩斑斓的图案。

而就在山洞的正上方,那里的巨大洞口正好通往外界,使得强烈的光照由此投射进来。那道光柱准确无误地打在了山洞的正中央。

此刻,光柱中正站立着一道黑影,那人也带着一张银色的面具,面具的额头处刻着一个小小的火字。

这人便是明月坛的四使之一,烈火使者!

“说吧!”烈火使者负手而立,语气极其的淡然。

而就在烈火使者的身后,在那昏暗之中正静静地跪着两道黑影。

两人相视一眼,皆是看到了彼此眼眸中的那一抹惊惧。

“回禀烈火使者,夷洲城出事了!”

“说!”

“据探子来报,陈家早在三日前惨遭灭门,府上一百余人无一幸免!”

“陈阵使呢?”

“陈……陈阵使也被人杀了!”

“晓月他们可真是不留情啊,竟然因此屠了整个陈家!”烈火使者呵呵地笑道。

“回……回禀烈火使者,这件事似乎并不是晓月使者他们做的!事情过去了三天,晓月使者连同两位护法还是没有消息传回来!属下担心……”

烈火的眼眸中寒芒一闪,周身瞬间爆发出骇人的气势,那一股气势如同昙花一现转瞬即逝,如烈火般使得在场的两人浑身一阵燥热炽痛。

“你刚刚说……陈家的灭门是其他人做的?”

新疆治疗不孕不育医院
新疆治疗妇科方法
新疆治疗妇科费用
新疆治疗妇科医院
新疆治疗妇科医院哪家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