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冲喜

发布时间:2019-09-14 08:40:08
一、
族长的儿子雅堂患了肺痨。全族上下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族长请了族里所有的郎中来医治,但是来的人都只能叹气、摇头,告诉族长他们也没有办法。不久,族里便传出消息,族长要为雅堂讨个媳妇冲喜--这是最后的,也是唯一的办法了。
一时间,族长家的来客络绎不绝,门庭若市。全族有女孩家的人纷纷把自己未嫁的女儿带到族长家,有的甚至还请了媒人来说服族长看看自家的女孩。奈何族长为人固执,坚决反对让雅堂和有血缘关系的女人亲上加亲。因为他那痴呆的大女儿即是他与指腹为婚的表妹采莲所生。
族长龙海十八岁的时候,本应该与表妹采莲成亲。但是不料父母双双死于肺痨,扔下了龙海和一个不到一周岁的弟弟龙涛。但没有想到采莲的父母从此对曾经的婚事绝口不提,最后为了不妨碍自己的女儿再攀高枝竟与他断绝了关系。但是采莲从小就知道自己与表哥的婚事,而且他对表哥一直情有独钟,因此她拒绝父母之命,非龙海不嫁。好在龙海是有才志之人,也一直得到族里人的赏识。族里的老族长一生求子却没有任何子嗣,他见龙海为人厚道,也一直得到族里人的爱戴,便把龙海和龙涛收为义子。不久,老族长过逝,临终便把族长的位子传给了龙海。采莲的父母也因为龙海际遇的改变而将二人的婚事重提。因此采莲一直受到族里人的鄙视和唾骂,后来她终于因为无法面对,吊死在村后林子里的歪脖树下。后来龙海又找了个外族的女人为妻。那女人生下了雅堂,亦难产死了。龙海一生命途多舛,掌控族里的大事小情,眼看身体一日不如一日,却有个痴呆的女儿和患了肺痨的儿子。而族长一位的继承亦有世袭之说,雅堂的病如若医治不好,族长的位置恐怕要拱手让予他人。因着如此,冲喜一事迫在眉睫。
雅堂是族里数一数二的硬汉子,遇事果敢,雷厉风行,颇有领导风范。加之他虽是族长的唯一继承人,平时为人却一向谦和。但族里的人争先恐后要将自己家的女孩儿嫁给他,并非因为族里人对他的爱戴,而是所有人都一心心想飞上枝头变凤凰。随说眼下雅堂得了不治之症,可万一这一冲喜真的好了呢?乡下人是相信有神灵的。再说,就是雅堂的病不能好,留下个一儿半女的,那也是族长唯一的根苗,能亏待了么?可老族长的固执把族里的女人都挡在了族长儿媳的门外。他一心想为雅堂讨一个和他无半点血缘关系的女人。这又是何等的艰难,因按族里的规矩,外姓女人进入本族是不被承认身份和地位的。万一男人有何闪失,外姓女人将背负克夫的千古骂名。因着这规矩,外姓女人是轻易不肯嫁进来的,更何况要嫁的是个半死不活的肺痨病人。
族里的女人不能娶,外族的女人又不肯嫁。这着实让族长为了难。事情就这么耗着,没有嫁成女儿的人家开始不满起来,各种流言蜚语也就都传了出来。雅堂的身体一天比一天虚弱,眼看着要撑不住了。族长没办法,最后决定从家里的使唤丫头中找个最俊俏的给雅堂做媳妇。

二、
那自然是锦绣姑娘!
生得俊秀可人,聪明能干。族长早就想收她做干女儿,但因雅堂的病而拖了下来。况且那丫头是族长从外边捡来的。虽然在族里长大,但是与族人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现在正好就着为雅堂冲喜成亲,一举两得。
族长以为这是一个最完美无缺的结合,可没有想到第一个站出来反对的竟然是龙涛。
“我和锦绣好了很长时间了,凭什么让她说嫁就嫁!”龙涛对族长说出这句话时,双眼分明在充血。似一只愤怒的暴龙,准备随时凶猛地扑过来。龙涛是个血性方刚的卤莽汉子,多年来在哥哥的照顾下长大成人。龙海也一直把他当成自己的孩子一样看待,对于这个从小就被自己宠坏了的亲弟弟,他是再了解不过的了。龙海知道硬来不得,便说:“这件事容我再想想,你先回去吧!”龙涛愤然不平,愤愤的离开了。族长随即闪入里屋,找儿子雅堂商量对策。
雅堂虚弱的躺在床上,面目惨白,眼珠突兀的凸出,眼仁泛黄,嘴唇发紫,身体薄的像一张纸。他连咳嗽的力气都没有了,只是小声的喘着。族长看到这情景,心头一紧,忙坐下来握住雅堂那只如干柴的手。雅堂动了动眼珠,看到父亲来了,微声忙说:“爹,我近来一咳嗽就感觉嘴里发苦,那恐怕是五脏六腑要被咳出来了吧。”族长听罢顿时老泪纵横,劝慰道:“傻孩子,五脏六腑是和身体连着的,怎么能说咳就咳出来呢。爹给你找了个媳妇为你冲喜,你的病马上就会好了。”雅堂笑了笑,说:“爹,我是不相信这个的,我的病我心里有数。您何必枉费心思,谁家的姑娘嫁给我都是糟蹋的。”
族长本想把要他迎娶锦绣和龙涛来阻挠的事告知雅堂,但看他如此虚弱便不忍再让他分忧,遂安慰道:“孩啊,冲喜的事爹替你操办,你放心吧。爹死了是等你送终的。”

三、
锦绣得知族长让她做雅堂媳妇时,又喜又忧。明白了族长换掉雅堂房里的丫头,转而让她来伺候他的原因。她曾是那样的喜欢过雅堂,而雅堂却象一块木头一样,对她的关怀与照顾没有任何感觉。她深知自己身份卑微,是配不上雅堂的,但心中爱的 并不曾因雅堂的冷淡而熄灭过,直到龙涛的出现。
龙涛是知道锦绣对雅堂的感情的,但是他早已经喜欢上了锦绣,并一直对锦绣情有独钟。他虽是雅堂的叔叔,但二人年龄相差不多,情感亦如知己。二人有天差地别的性格。雅堂对待事物总是十分冷静和理智。而龙涛却异常莽撞,有孩子般的冲动和不计后果的性格。锦绣渐渐被龙涛的真情冲动所感动,对龙涛的态度也有所改变。她想雅堂是不会没有好女人陪伴的,他是那种自立能力很强的有魄力的男人。而龙涛,那个一直象一个孩子一样冲动的男人,他是需要有一个人陪在他身边照顾他包容他的,他是那样一个容易受伤、让人心疼的人。况且,他是真心的喜欢自己。雅堂仿佛一直没有察觉锦绣与龙涛关系的微妙变化。锦绣看着雅堂的时候,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还在徘徊。她对雅堂的感情还剩下什么,是爱,抑或是留恋?她想自己现在只是象照顾自己的弟弟一样照顾着雅堂,她只是希望她的弟弟能开开心心的活着。
但是现在,族长却要锦绣做雅堂的女人!锦绣一下子又开始慌乱起来。
龙涛是愤怒的,而他因必须压抑这种愤怒而变的更加愤怒。他几欲跑到雅堂的房里告知他真相:他爹为了给他冲洗,让锦绣当牺牲品,用她一生的幸福拉换取他的希望。锦绣哭着喊着平息了龙涛的一次又一次的冲动。龙涛因锦绣对雅堂的袒护变得愈发失去理智,他扬言如果她敢嫁给雅堂就会大闹婚宴,要雅堂来不及成亲就被活活气死。
锦绣对龙涛是无奈的,她流着泪对龙涛说她是喜欢龙涛的,她现在对雅堂只有姐弟之情了。她实在不忍看雅堂就这么离开人世。你就让我再照顾他一段日子吧,看他的样子,就在这几天了。你就让我把他送走了,然后我们就跟族长说我们的事,如果他不同意,我们就远走他乡。锦绣再次恳求说。龙涛的愤怒终于因为锦绣的表白而平息。
当晚锦绣去求族长替换掉她,让其他姑娘来跟雅堂成亲。族长眉头一皱,不满的说:“这怎么行,消息都已经通知了全族,族里为了尊重你,都已经开始准备了,这在从前是没有的啊!人怎么能说换就换呢!更何况你也清楚雅堂的为人,嫁他那样的男人是你几辈子修来的福分啊。只要你好好伺候他,等他的病一好,你们就可以安心的过日子了。”
锦绣突然愣在那里,到现在她才知道,族长已经决定了她和雅堂的婚事。而且将日子订在了八月十五,就是后天!
这件事龙海是有自己的想法的。雅堂毕竟是自己唯一的血脉,为了挽救他,他只好委屈自己的弟弟了。锦绣是最合适雅堂不过的了。至于龙涛,他毕竟是自己看着长大的,他想龙涛只是太孩子气,过后再给他说明白,然后在族里为他找一个好姑娘就没有事了。再说,两个人是亲兄弟,又是自己一手把他拉扯大的,他怎么能忍心看他的大哥到了晚年还要忍受失子之痛,无后之忧呢?
因此龙海决定将事情尽快办下来,越快越好。这样就不容锦绣反悔,更避免时间长了龙涛有什么举动。
然而对于锦绣来说这一切来的太突然,锦绣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处理才好。她一下子想到龙涛听到这个消息会怎么样?

四、
第二天龙涛并没有象锦绣想的那样立刻来找龙海理论。开始锦绣以为龙涛是不知道这件事,但后来一想也许是龙涛见事情已经没有挽回的余地,毕竟族长是养他长大的哥哥,所以只好放弃了。这样想的时候锦绣说不请自己的心里究竟是高兴还是忧伤。
雅堂仿佛知道了明天是自己的大喜日子,所以今天看上去神色好了许多。他晚饭的时候开始吃些东西,并跟锦绣讲话,他给锦绣说故事听,讲他梦里看到的事情。他最近很爱做梦,并且梦到的总是同一个人。那人的模样看不大清,但轮廓和声音却很熟悉,一时间却又想不起来是谁。那人总是驻足在不远处,向他挥手。他会不知不觉地向前挪动步子,慢慢向那人靠近,等走到了一定距离,那人便会凶像毕露,从身后抽出一把雪光锃亮的刀向他扑来。梦就到此为止,因为他总是因为害怕而大汗淋漓的醒来。
雅堂讲到这里,总会自嘲的笑,并问锦绣:“你说我是不是在瞎梦,怎么会有人要杀我呢。不过我现在唯一可以做的事情,也只有做梦了。”雅堂依旧不知新娘即是锦绣,只是感慨着人生坎坷,青春易逝,并对不曾谋面的只是用来冲喜的女人满怀愧疚。锦绣劝慰说:“只要你日后病好后真心待她,相信她不会计较太多。”雅堂听到这些,只是苦笑。
锦绣嘴里虽然这样说着,心头却一直在痛。雅堂新娘就是她的事情全然不知,她亦无心破坏他的心情,她在想,如果族长不逼自己嫁给雅堂,即使雅堂就这么在床上病一辈子,那么她也愿意在他身边侍侯他一辈子。那样她就不会象现在这样彷徨无助,更不会因为龙涛而不安和愧疚!
“对了,怎么没有看到涛叔叔啊?我好久没有看见他了,你看我一病也不知谁能在他身边陪他了!”雅堂看锦绣若有所思便急忙转移话题。
“呃!也许他忙着呢,等你好了我们再去陪他啊。”锦绣回过神来说。
“我是好不了了,我知道的。”雅堂的神色瞬间暗淡下来。“哎!其实我知道涛叔叔一直都是喜欢你的。我们三个在一起长大,我怎么会不了解他的心呢?你素日来对我的好我也是一直铭记的。等我见了爹,一定求他答应你们的婚事,这样我就是死了也安心了。其实你们才是最合适的一对,涛叔叔正需要你这样贤惠、体贴的人来照顾。”雅堂勉强说完便不停的咳了起来,多日来他因身体虚弱一直没有说什么,今天说了这么多已经耗尽了他全部的力气。
锦绣吃了一惊,她没有想到原来雅堂一直都明白自己的心意。她更没有想到他这么多年对她的疏远居然是为了成全她和龙涛!
锦绣急忙扶起雅堂,为他抚胸。雅堂软弱无力的倒在锦绣的肩上。两个人都清楚地感觉到彼此的呼吸,却各自沉溺在各自的心事之中!

五、
正当二人各自沉默的时候,龙涛忽然闯了进来,手里握着明晃晃的刀子。锦绣大惊失色,雅堂惊慌的指着龙涛说:“就是他!和梦里的人一模一样!”锦绣本能的挡在了雅堂的床前,目光坚定的盯着龙涛,说:“龙涛,你这是在干什么?他可是你亲侄子啊!”
“亲侄子又怎么样?亲侄子就可以抢他叔叔的人吗?”龙涛愤恨的说。
雅堂不知道他们说的话是什么意思,这忽然到来的惊吓使他觉得五脏六腑开始翻腾并且窒息起来,他的脸开始涨得通红,不停的咳嗽和喘息着,脖子上的青筋根根清晰的暴出。锦绣见此情景,忙给雅堂轻轻的捶打后背。
龙涛见此情景更是气愤,举刀便冲了上来。锦绣见此本能的用身体护住了雅堂。
龙涛没有想到锦绣在这种关键的时刻居然是站在雅堂这边的,他指着眼前的二人破口大骂,好啊,没有想到平时你们表面看上去个不相干,竟然背地里有鬼。怪不得昨天早上还说跟我,我一回去全族里都传出来你们要成亲的消息。看来是我搅了你们的好事了!
雅堂至此才明白他们刚才谈话的意思,可是究竟是怎么会事他还是不清楚。他想说什么,但是只要一张口,胸膛里面便有腥热的东西往上涌。
锦绣刚要说事情不是你想象那样的龙涛已经再次扑了上来。锦绣竭力握着龙涛手中的刀,努力的向外推,因为吃力,连话也说不出了,只有泪水不住地流着。
这时屋外的人听见了动静便向屋里赶来。龙涛见事情败露急欲脱身,于是他将手劲一松转身欲走。刀落在了锦绣的手里,她竭尽全力的身体因为龙涛的突然松手而一下子向前冲了过去……
尖锐的金属切开肉体,发出血液粘稠的声音。雅堂张开一半的嘴顿时发不出声音来,两眼吃惊的望着面前的二人,脸色渐渐由红转白一下子变成青黑,欲说什么却终究未说。龙涛感觉后背一痛,肚子里有冰凉的东西执著地进入并发出液体流动的声音,顷刻间那液体便从口中喷射而出,染红了整片门帘。

六、
族里的墓地中多了三个坟包,一个是龙涛的,一个是雅堂的。另一个,是一个女人的。
雅堂结婚前的晚上,人们发现雅堂的屋里有人争吵便赶过来。走到门口的时候,他们看见雅堂屋子的门帘突然向前一动,上面瞬间开出一朵灿烂的红花。紧接着有一个人扑过来倒在地上,紧接着锦绣便冲了出来。等人们进去的时候,发现龙涛背后被人刺了一刀,倒在了血泊里。而雅堂则瞪着双眼看着门口,他已经气绝身亡。
第二天早上有人在林子里的歪脖树下发现了锦绣的尸体,这是在这颗歪脖树下吊死的第二个女人了。锦绣虽然没有和雅堂拜堂成亲,但也算雅堂的人了,人们安着习俗没有将雅堂和锦绣和葬,而是葬在了雅堂的坟边,葬在了雅堂和龙涛的坟中间。
中秋的月亮升上来了,皎洁的挂在树梢。月色明亮得连本来存在的影子也丝毫不见,洁白得不染纤尘。月光明亮地撒向大地,四野里一片静谧而安详,仿佛照得夜的黑暗和那些纠缠的往事都一并消失不见了!

共 5 49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族长的儿子得了重病,看遍了族里的郎中却无力医治,最后只能用冲喜这一方式来解决,可是深受近亲婚姻影响的族长却不愿意在族里找冲喜的对象,于是将目光对准了家里的使唤丫头锦绣,却不料,锦绣早已与族长的弟弟暗生情愫,于是,原本该是一场喜庆的大事,最后却落得个家破人亡的悲惨收场。小说人物刻画的生动传神,故事情节安排的紧凑细腻,推荐阅读。【编辑:上官欢儿】
1 楼 文友: 2011-10-11 18:24:1 这是一个典型的悲剧故事。以喜为题,却以悲收场,看的人倍觉沉重与哀戚。且不说冲喜是否真的能挽救一个人的生命,单就族长的一意孤行便可以看到社会的不公以及民众的麻木。龙涛虽然身为族长的弟弟,却也无法捍卫自己的爱情,最可悲的是锦绣,虽有个好名字,却没有好的命运,最终脱不了红颜薄命的定数。明知是小说,想虚构的,却仍然让人万分沉重与压抑,问好小鱼,期待更多精彩。
回复1 楼 文友: 2011-10-11 18:42: 6 呵呵,问好编辑。这也是多年前的旧文了。只想表达一种对压迫的抗争,反应的是一种社会现象!
2 楼 文友: 2011-10-12 10:58:09 欣赏并问好,妩媚征文期待你的参与!!!!
【妩媚征文】 十月,小说大赛 一路走过,一路有你,相知,相识,相亲,相爱!
回复2 楼 文友: 2011-10-12 12:47:0 呵呵,谢谢,有空一定支持!丁桂薏芽健脾凝胶价格
纸尿裤和拉拉裤哪个更舒服
幼儿小便黄
五岁宝宝不爱吃饭怎么办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