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混沌古祖 第九十五章 无量封符灯

发布时间:2019-09-25 21:47:38

混沌古祖 第九十五章 无量封符灯

“大焚墟炼化之阵,焚!”

袖袍一挥,大阵运转,眼前赫然出现一方紫色的焚墟之炉。

这道紫色墟炉通体闪耀紫芒,其上铭刻着繁奥的火纹。而炉鼎之中,紫火汩汩冒出,气势汹汹,仿佛有着焚烧天地之势。

被围困其中的姜玉郎等人此刻终于是惊恐至极,那夸张的表情如同见到鬼一般。这般大阵,哪里是他们能够抵挡得住?

“饶命啊!饶命啊!”

感知到紫火那股焚烧之力呼肃而至,一众人不由得惊慌失措。他们丝毫不怀疑,在紫火之下,他们必然要被焚烧殆尽。

听到求饶之声,叶毅则是神情冷漠得如同冰块一般。他不动声色,继续催动符纹。刹那间,炉鼎隆隆旋转,一条条紫火龙席卷而出。

不过,就在叶毅再次凝聚符印之时,一道熟悉的声音悠悠传来,

“叶兄住手,还望放过他们一回……”

闻言,叶毅顿了顿,接着目光如炬的投望而去

混沌古祖  第九十五章 无量封符灯

。远处,两位模样清秀,面色尴尬的女子划开金池水,疾驰而来。

来者正是姜氏姐妹,姜若雪,姜盈盈。

见到两人目光盈盈如水,带着祈求之意。叶毅也是颇为尴尬,当下只好掌化指,对着炉鼎轻轻一点,撤去了大阵。

“盈妹!”

大阵被撤,姜蕤,姜玉郎狼狈至极的跑到姜盈盈身前。哪知姜盈盈一人甩一个巴掌,旋即笑魇如花的奔到叶毅跟前。

“叶毅,你可不要跟这群小人计较。”

姜盈盈狠狠的寡了两人一个白眼,语气愤恨不已。

顿时,姜玉郎两人真是差点气得冒火,姜盈盈两人似乎并不明情况,反而一来便是站在外人一旁,这如何不让他们心生嫉妒?

姜若雪螓首微摇,她自然知晓,叶毅为人沉着冷静,决然不会无端招惹是非。因而,此事十有八九便是姜玉郎两人主动招惹了眼前这尊煞星。

不过,旋即姜若雪又暗自庆幸。亏得她们来得及时,否则以叶毅这果断的性格,说不得便是直接灭了这几人。

于是,姜若雪便柳眉一挑,怒斥道,

“哼!定是你们又胡乱招惹是非!”

“二姐,你可要为我们主持公道啊!我们姜氏族人怎能让人如此欺负!”

姜蕤一脸委屈道,心想,总归是族里之人,胳膊可不能往外拐。

哪知,姜若雪目光锐利,反而面色冰冷了下来。

“快给叶兄道歉!”

“二姐!”

姜玉郎两人恨得咬了咬牙,一脸不甘。

不过,在姜若雪严厉的目光下,两人只好低下了头,挤出了一句“抱歉”。

听到姜玉郎两人硬生生挤出的道歉,叶毅不可置否,面色毫无变化。

“好了,还不速速离开!”

见到叶毅脸色古井无波,姜若雪柳眉一挑,又是一声呵斥。以她对叶毅的了解,后者绝不会如此小肚鸡肠。不过,她可是见识过这少年的果断。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那就狠狠镇压你!

旋即,姜玉郎两人一脸笑容的转身离去。只不过,离去之时,那目光之中的毒怨又是渐渐溢了出来。尤其是看到姜盈盈满面春风的对着叶毅谈笑风生,他们更是怒向胆中生,内心气得呕血。

“哇!这么多符珠!”

这时,姜盈盈方才缓缓回过神来,忽而发现叶毅周身悬浮着数十来枚符珠。

闻言,姜若雪捂了捂小嘴,也是一脸诧异。她们姐妹感悟多时,不过才收获了区区五枚符珠。但眼前所见,竟是悬浮了十数枚之多。要知道,如今不过才过了数个小时而已。

“侥幸而已……”

叶毅咧嘴一笑,神情一变,又是换回了和善的一面。

姜盈盈两人顿时有些无语,一会霸气的如同一座魔神,下一瞬便又恢复了常态。

“接着来你有什么打算?”

愣了一会,姜若雪目光闪烁,托着下巴好奇的询问。

“我打算再深入一些。”

叶毅思忖一番,盯着符池深处答到。他的确有着深入池底的打算,那池底深处可是藏有大乘符术,值得他冒险寻探。

“啊?池底?你得小心了,据说想要潜入池底全都失败了。”

姜盈盈出奇的并没有劝阻,只是稍稍提醒。

不知为何,她总觉得眼前这少年总是可以创造出不同一般的奇迹出来。

“那你加油!不过,我们姐妹可不想输给你!”

姜若雪灿然一笑,接着两人玉手挥动,告别叶毅,朝着西边游弋而去。

目送着两道身影离去,叶毅深呼一口气,接着划开金水,朝着池底扎入。

随着深度的加深,叶毅也是越发强烈的感受到金符池那股强烈的压迫感。按他的估计,他已是距离池底不远了。不过,接下来,恐怕越是深入,那股重力便是成倍的增长。

叶毅则是毫无犹豫,直接朝着池底而去。大乘符术,对他而言都是有着不小的诱惑。

不多时,叶毅终于感觉到,肉体似乎支撑到了极限,一道道血痕密布其上,显得狰狞可怖。

“肉体罡力,现!”

背后的紫色纹路缓缓显化,肉身被淡淡的紫光所覆盖。这肉体罡力可是经过紫火煅烧才修炼而出,比之一般的肉体罡力还要强出三分。待得肉体罡力覆盖体表,那种急剧的压迫感也豁然消失。

松了一口气,叶毅双脚猛地一蹬,又是再次加快了潜入池底的速度。

眼前的池水渐渐发生了微妙的变化,那原本透彻的金池水变得厚重异常。淡金色变成了重金色,视线所至,也不过才四五米之远。

叶毅知道,这说明,距离池底已是不远了。于是,他便越发卖力下潜。

终于,脚底碰到坚硬之物。

眼前的情景又是发生了变化,那一路上浓厚的重金色恢复原本淡淡的金色,视线也逐渐开朗起来。

放眼望去,四周空无一物,一片死沉。不过,叶毅却不如此如此。因为,隐隐之中,他似乎捕捉到了金水之中的一丝符纹波动。

这股波动极为细微,若非他感知惊人,怕还真是一无所获。如此看来,那飘渺异常的符纹波动应当是大乘符术了。原来,这些符纹已是具备灵性,懂得自动隐藏起来。不似上方那些符纹,肉眼可见,清晰至极。

但是,如此一来,要感悟出这符纹,难度要大上不少。因为,不仅要牢牢实实的捕捉道这些符纹,还要感悟他们之间是否契合,这无异于大海捞针。

盘坐起来,叶毅悄然双眸紧闭。既然来了,那便不能空手而归。

仔细感知之下,叶毅终于感知到了数道古老纹路。不过,旋即又是咧了咧嘴。因为这些符文根本没有理会他神识的召唤,只是随意漂浮着。

“可惜了……”

叶毅内心暗道,有些失望。若是他神识之力足够强大,一念之间便是可以布下符阵,捕捉符纹。只不过,如今的他还远远达不到这样的程度。

“既然如此,那只好用最笨的方法了……”

无奈的摇了摇头,叶毅集中神识,不断凝练符印。

接着,一套套符阵缓缓成型,这些符阵在费心费力之下,也只是凝练出了十套。这十套束缚阵级别颇低,要不也不可能一次布下如此之多的符阵。而通常来说,布下的阵法越是高级,所消耗的神识之力越是惊人。

符阵成功布下之后,叶毅随而盘膝而坐,掐动符诀。感知下,眼前如同一方金色的世界,而金色的世界浩瀚无边。在这无边浩瀚的世界内,缓缓释放神识,感知着漂浮着的符纹。而这番感知之下,一天竟是一晃而过。

无量金符池上方,四座金莲依旧散发着淡淡的光晕,四位老者也面部祥和的端坐其上。只是,那地下宫殿之内,已是再度出现不少人影。

不出意料,短短一天之内,便是有人难以支撑住符池的无量重力而不得不选择退出。这些人倒是资质一般,能够凝练出一两枚符珠已属侥幸。真正能够通过符塔测试的,应该是一天后出来的下一批人。他们才是有可能成为符塔弟子的人。

“哈哈,独老鬼,看来这一年还是没有能够深入池底的人啊!”

左方的金樽之上,一名白袍老者叹笑道。

“虽然一天之内已是退出了三千多人,但那并不意味就是没人深入池底。”

那名被称作独老鬼则是一笑,话语沧桑。

“那我们就拭目以待吧……”

一天之期转眼即逝,位于池底的叶毅已是感悟良久。终于,在那十道符阵皆是撑到极限,主动消散后,叶毅亦是缓缓睁开的双眼。

在睁开眼眸的那一刻,分明可见,其眼眸之中有着无数跳动的符纹。而这些符纹正是隐藏在池底的大乘符术!

不过,按那四位长老所言,这符池底部应该是有着数十道大乘符术。而经过一天之多的感悟,叶毅也只是仅仅获得了其中的一道。然而,能获得其中的一道已经算是幸运至极。若是再作感悟,叶毅也是没有信心再获这等高阶符术。

眼眸之中的符纹如同一道金光钻了出来,化为了一枚红色的符珠。仔细把玩一番,叶毅眉头一皱,突然把目光投望的另一处。

先前他感悟符纹之时,便隐约觉得有些不对劲。于是,顺着直觉,划开池水,朝着那一方游去。

半晌过后,眼前的池水变作透彻的绿色,而池水中央出突兀的升出一方石台。

石台之后的石壁之上,几个金色大字刚劲有力的刻印其上,

“无量封符灯”

忻州治疗宫颈糜烂费用
忻州治疗宫颈糜烂医院
忻州治疗宫颈炎方法
忻州治疗宫颈炎费用
忻州治疗宫颈炎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