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质问的还原与想象的还原

发布时间:2019-12-05 10:09:28

东建新春写了一首新诗《黄河,谁的谎言》,笔者曾在其博客上写了评语,现在感觉那评语也没说清自己的看法、没阐明观点,虽学诗尚浅又系一家之言,还是写下此文,算是评语基础上的延伸,添字成文吧。

“……

用黄作定语来说你

黄的却不是河水的颜色

她是你从高原掠夺来的黄土

黄土是黄河的小老婆

是谁想

用你

得来的爱情装点你的豪爽

黄河你为什么这么黄

黄河你到底

怎么被认定是俺娘

除了水多

我不知道还能从哪里看出你是个娘们

告诉我

你的产道在哪里

你又是怎样

生育下这么多脏东西

凭什么你就可以不计划生育

黄河你到底是谁他娘

……

——《黄河,谁的谎言》”

初读此诗,有点惊疑,诗人表述的黄河,夹杂着个人别样的情感,怪怪的,凸显反叛意识,有点剑走偏锋,而东建自己在博客中声明他这是“与消解和解构无关的还原写作”。山东大学贺立华教授曾说“魏东建是一个公共知识分子”,很有点家国情怀,我深以为然。这位70后诗人,出生在黄河北离黄河大堤不足一里的小村庄,从小在河边长大,按说最有资格“还原”,可当人们今天还时常颂扬某个人是“黄河之子”的时候,他却说哪有什么“黄河母亲”,黄河又能有什么儿子,并质问她的产道在哪里?我在这里说是“质问”,是读其诗从语言上作如是想,既然东建非说他这是对黄河的“还原”,——不这样还原,黄河还不高兴、不认同,就算是“质问的还原”吧,倘“质问”一词我也错了,那就算是我在“质问”,非东建在“质问”了。

“……

一瞬间,

崩坍停止了,

江边高垒着巨人的头颅。

戴孝布的帆船,

缓缓走过,

展开了暗黄的尸布。

……

——顾城《结束》”

上世纪80年代初朦胧诗人顾城此诗发表,诗坛一片哗然。“怎么能将长江比作‘尸布’呢?怎么可以这样比喻?这是耻辱。中国人是吃长江、黄河奶长大的,长江、黄河是中国人的骄傲。谁也没听说过印度人污蔑恒河,埃及人污蔑尼罗河,连美国人还把密西西比河比作母亲河呢(1982年《作品与争鸣》公刘语)”。顾城的父亲老诗人顾工不得不出面说此长江非彼长江,乃嘉陵江,嘉陵江亦非全指,而是污染严重的某一段。我现在搬出这段论争来,不是要给东建扣帽子,我也开不起帽子公司,这个年代也不兴这个,但像我这等有点信仰底线,甚或按东建之说“习惯了被伪意义包围的人”,要是认可他的这种“还原”,显然也是不能指望的事。

写到这里,忽又想起大赞此诗的诗人、诗评家徐树爱君来,树爱有一句名言“我爱我师,但我更爱真理”,真理在握,就是自己老师也得反驳,这自然比那些自以为认了祖归了宗就得捍卫宗主的“侠士”伟大多了。这次好像树爱又抓着真理了,可我尚没看见真理在哪里?他非常欣赏的另一首诗,系我与东建春节前夕去绍兴出差,东建赋的另一大作《鲁迅,我来绍兴不为你》,可我读得直瞪眼,瞠目结舌。

“我来了

不是因为你

为稻粮谋

为红顶子

为阿堵物

反正数一千个理由

也不会数到

因为你的理由

可是

我来了

用我特有的

姿势与神态

我来了

对接站人说

泉城水城

无非是水

我来了

首先做的是到小便池放水

……

我来了

用你打量世界的目光

挑剔你

我来了

加饭酒却难以买醉

我来了

是为了我的离开

我来了

飞着来到水城

一千个不因为你的理由

来了后的我

最终还是用你的姿势离开

一不小心竟把一束目光给了你”

东建说:“我的诗这样写黄河和鲁迅是还原,还原到事物本身”。——“还原”鲁迅?慢说70后诗人,70岁诗人也无缘得见,不知何谓“还原”,怎么“还原”?凭东建灵动之才气,把鲁迅“还原”成周迅亦未可知。

“如果匕首、毒药、放火以及强奸,

还没有用它们那种有趣的构图,

装点我们可怜的命运的平凡画布,

那是由于我们的心,唉,不够大胆。

——波德莱尔《恶之花》致读者第7小节”

既然波德莱尔都可以这么写诗,东建当然可以放胆去还原,头脑里的一个闪光,思想上的一个意念,都可标以“还原诗”,只要不带着“质问”和“想象”,因为质问的还原与想象的还原都会带来返祖性的缺陷,不是真的“还原”,也不该叫“还原”。这个世界黑的丑的相当之多,但既不是鲁迅,也不是黄河……

共 159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魏东建先生的两首诗引出了一个诗歌问题——“还原”,什么是还原?还原什么?作者在对诗歌解读分析中表现出了作者的疑惑,同时,作者提出了两个概念——“质问还原”和“想象还原”,提出了诗歌表现形式中值得我们思考的东西。辛苦朋友了。【编辑:春雨阳光】

禹城市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金乡县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桂林哪家医院治疗牛皮癣
治疗癫痫病上海那家医院好
陕西治疗卵巢炎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